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 02

食用说明:
1、伪装者开播两周年了,仅以此文,贺两岁生日快乐!

2、#伪装者金句联文# 本文一切的起源不过就是阿诚哥对大哥的那句:把箱子拎进来啊!

3、设定来源:哆啦A梦的任意门(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里,囧,所以这是个任意箱(*`▽´*)

4、出没cp:楼诚、蔺靖、凌李、谭赵、庄季、黄曲、贺陈(是的!就是管它的!不嫌事大!

5、这就是一个,神奇大哥去哪里的故事,新世界大门即将在大哥面前打开,欢迎一起来玩。只是角色无关其他,食用愉快:-D


==========


【02 雪夜来客】


室内温暖,火炉里细细烧着碳,“噼啪”一声,炸开朵朵火花。


明楼与萧景琰对桌而坐,桌上横着一把长剑。


明楼仍然对眼前的状况迟疑不定,同时心底狠狠的震惊着,饶是他的大脑运转再快,眼下的状况依旧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明明前一秒他还在自家的院子里,前面走着明诚。阿诚刚叫了他拎箱子,现在走在前面的背影轻快着,步伐轻盈,明楼忍不住想起了阿诚曾在巴黎时接济的那些猫咪,仰着头,高傲的可爱。


那还是巴黎时候的事了,那时明楼已经成为了我党地下人士,组织上给明楼下达了前往巴黎渗透的任务,而明诚又正好到了应该出去看看的年纪,明楼便带了明诚远去巴黎求学。


他们租住在巴黎的一栋小屋里,小屋的四周常常会有流浪猫的出现,明诚便会为小猫准备一些吃的,然后在它们出现的时候,喂给它们。明楼时常都能看见明诚被一群流浪小猫围在中间,亲昵给它们喂食的场景。


明诚的身后是一片透彻的蓝天,太阳的光洒在他的头顶,金色的,暖烘烘的,明楼想到了他们吃过的那些阿诚烤出的面包。每当这时,明楼都会忍不住勾起唇角,心底一片柔软。


明楼忆起过往低头笑,脚下一没注意,滑了那么一下,等到惊魂定住,面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眼前是一把剑。


“阿……阿诚?”明楼看眼前的人,下意识唤道,可等他仔细一看,发现面前的人绝对不会是阿诚,即使他跟阿诚在面容上有些相似。


眼前的人穿着古时候的衣裳,长发束冠,看上去是俊朗而干练。


可是……为什么会是古时候的衣服,而且看衣服的款式,应该是接近南北朝时期的花样。不,不对……应该是为什么眼前会突然出现一个人?


哪怕是明楼经过无数大风大浪,面对任何大事都能处变不惊,对于眼前这样的场景也一时回不过神。


两人站在原地,就着一个举剑,一个站立的姿势说了几句话,为了不引起其他的动静,萧景琰先提出的进屋再说。


明楼也看萧景琰没有恶意,便跟了他回屋,四周的景物让他的视觉受到一阵一阵的刺激,这真的不是出现的幻觉?或者……不是电影才应该看见的场景?


萧景琰给明楼斟了一杯热茶:“我看先生不是歹人,所以让先生进屋,而今先生是否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身份和来历?”


明楼接了萧景琰的茶,算是接了人的好意,他端着茶微微一笑:“先生一来便问我底细,那是否应该先拿出一点诚意?”对于眼前人的身份,明楼已经有了一番猜测,从着装和举止来看,眼前人身份都不会简单,若是大胆的猜测,或许,眼前人是那个万人之上之人。


萧景琰笑了笑,摇头:“明明是先生莫名无故闯入了我的院子,却反来质问我,莫不是有些本末倒置?若是我想,先生此刻现在已经身首分离。”


萧景琰说的是一个事实。


明楼在心里计量了一圈,识时务最重要,对方既然无心责怪,又搭好了桥,自然是要下的:“明楼,是在下的名字,生意人,至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明某人也很奇怪。”


在没有弄明白事情前,明楼并不打算把事情全部和盘托出,毕竟一来人生地不熟,二来此事确实过于怪异,若是就这么说给一个才见面的人,太过唐突,况且若真是他想的,他这是来到了古时候的南北朝时期,这事只会被当作鬼神之说,不是让人心生畏戒,便是被当作妖魔鬼怪。


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萧景琰听明楼道,便知这人并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不过也是情有所原,虽然萧景琰对明楼的来历心理有自己的计量,可既然明楼不说,他也就不问,有些事,自己查查也是可以查到的。


“明先生,接下来要去哪儿?可有什么打算?”


“这……”自然是回家,可如何回,明楼并不知道,“明某有一事想要有求于先生,不知先生是否能够应允。”


“讲。”


“虽然明某知道我的出现很唐突,可我希望先生能够让我暂时留宿在府上,而我可以向先生保证,明某人没有任何的恶意。”


如何回去,目前没有任何头绪,与其离开这里出去四处探寻,不如就待在此地想办法,况且这里是自己出现的地点,说不定回去也便是会在这里。明楼听过关于时空隧道这样的传说,也看过相关的研究,他想要试着研究来看看。明大教授此刻的头脑是清晰的。


明楼的话正中来萧景琰的意,对于明楼,萧景琰也确实不想他出去乱窜,毕竟还是来路不明,要放在自己眼皮底下调查和观察比较安心。


“便应允先生。”萧景琰应下。


“那谢过先生。”明楼伸出了手,萧景琰看明楼伸出的手愣了愣,明楼看萧景琰的表情,回过神来,自己已经不在自己的那个时空,这里可没有握手这样的礼节,转而立刻变为了碰手作揖,“那现在敢问先生的名字?”


“蔺晨。”萧景琰正正经经说,一点也没有没说实话的不安,反正那人现在又不在,而萧景琰也并不想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透露给明楼。


可谁知话音落,接着就是一声愉悦的:“景琰,你叫我?你怎么知道我来啦!”


萧景琰脸红了一个彻底,说谎当场被抓的窘迫,有些愤恨望向门的方向,果然看见一袭白衣飘飘然而来。


来人正是蔺晨本人,萧景琰也是第一次如此痛恨蔺晨的到来。


蔺晨确是才来,刚准备推门而入就听见萧景琰的声音说了他的名字,不禁心生欢喜,应着声推开了门。他这一趟走得急,紧赶慢赶才赶在除夕夜折返了宫中,又怕萧景琰等他等得急,自是一路疾行,来到萧景琰房门前,想也没想就要前往寻他,也就没有想到屋里还会有其他人的可能。


蔺晨先看萧景琰的神色,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外人,望过去,与明楼对望了一个实在。


蔺晨面对萧景琰时才会无所顾忌的笑收了一点,又恢复成了那个琅琊阁偏偏少阁主的模样,笑得风流倜傥,他手里的折扇一转,双手抱拳:“抱歉,唐突了,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嘴里说着唐突,面上却没有一点歉疚之色。


“客气。”明楼没有对萧景琰的糊口一说介意,倒是对蔺晨回了一个礼,笑容温文尔雅,可若是要让明诚来形容这个笑容,他一定会用斯文败类这个词。


“明先生刚才抱歉,在下并不叫蔺晨,真名萧景琰。”萧景琰磊落道,既被撞破,便索性不再隐瞒,况且之后指不定还要相处多少日子,不如开诚布公。


“萧先生。”明楼微笑,如是他没有记错,历史上并没有一位国君叫萧景琰,但若是说到南北朝时期的萧姓,南朝梁国便是萧姓。可现在并不是追溯这些的时候。


萧景琰对明楼点头致意,念到天色已经不早,便让明楼先下去休息。既然家主人已经发话,明楼只能客随主便,虽然他还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也心急如焚,可也明白这事急不来的道理,便听了萧景琰的话,跟了人下去休息。


明楼一走,蔺晨又恢复了他无所顾忌的笑意,立马凑到萧景琰身边:“他是谁?凌远他们那面来的?”


萧景琰摇摇头:“现在还不知道,刚才我在院子里面练剑,突然出现的。”


“那要好好查查。”蔺晨听着喃喃,说完似乎抓到了萧景琰话中的话,皱眉,“你好端端的大雪夜练什么剑?也不怕冻到?冻坏了可怎么好,怎么就是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呢?我虽治百病,可也不能时时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才是。”明明是关切的话,说到后面带上了一些责备的意思。


萧景琰被他说得又是一阵尴尬,心烦意乱,总不能告诉蔺晨,是因为等他等得心乱才想要分分心。这样的话萧景琰说不出。


“你怎么这样晚?”想要岔开话题,萧景琰反问,可说出口,语气更像责问。


蔺晨毫不在意,笑嘻嘻凑过去逗他:“景琰可是等我等久了?”说完看眼前人要恼,蔺晨从身上变出一壶酒来,“我去讨这个了,所以赶晚了。”他已经是极力在赶路了,日以继夜,跑废了三匹骏马,就为了在今晚能够去到萧景琰的身边陪他守岁。不过这些他不用知道。


萧景琰一看蔺晨手里的酒壶,立刻便会意,是老山翁的年酒,每年只产十坛,会在一个固定的日子开封,据说味美醇香,一滴难求。之前一次闲聊,两人聊起过,萧景琰有些欣羨,蔺晨便说来日去讨了来让萧景琰尝尝,没想到这人一直都记得。


萧景琰的心底淌过一阵暖,这人就是这样,好得让人怎么能不为他倾心。可萧景琰却不知,他蔺晨只会对他想要对他好的人好。


“尝尝?”萧景琰望着蔺晨笑。


蔺晨看着萧景琰摇摇头:“你身上现在一身酒味,一闻便知今天没少喝。酒什么时候品都好,莫要多饮伤身。”


“听你的。”萧景琰点头,能够见到蔺晨,心里本就已经很欢喜,早尝晚尝倒不是多大的事。


萧景琰让下面的人端来早就为蔺晨准备好的吃食,两人就像往年一样,就着茶水吃糕点,随意聊一些有趣的事。蔺晨又说起了这些日子他游历江湖看见的奇事异事,萧景琰听得入迷,用手撑着下巴听他说,蔺晨的脸在烛火中明明灭灭,室内温暖,萧景琰的心也温暖。


+


明楼躺在萧景琰为他安排的房间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的思量一个接一个,一会儿他会想他是怎么过来的,一会儿又想阿诚该会多担心。


他怕自己回不去,若是回不去,他的工作该由谁接手,那些事又怎么办?他的国家,还在水深火热中。若是回不去,大姐、阿诚、明台会多难过?他的家人,他不能丢下。若是回不去……


不,他必须要回去,既然能够过来,那一定就有回去的办法。


明楼感到肚子一阵空空,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然后他就笑了起来,若不是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个地方,现在的他早就已经与他的家人一起用完了一顿美好的年夜饭,兴致好的话,他还可以同阿诚一起唱上一段戏与大姐听,等到夜深了,他便与阿诚一起守岁,阿诚会瞒着大姐给他端一些好吃的小点心。


想到小点心,明楼空空如也的肚子叫了一声。


他想他的阿诚了,想阿诚做的饭。


那会儿在巴黎时,总是明诚做饭,开始时候,明诚的手艺其实也并不好,但为了减轻大哥的负担,也为了让自己大哥能够吃得好一些,当然,也是为了节约家用,明诚下了苦功夫来研究厨艺,等到离开巴黎时,他早就已经练得一手的好手艺,而做得最好的,永远都是明楼最爱吃的那些个菜。


明楼这会儿想起,惊觉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吃到阿诚做的饭了,两人自从回国后,事情便多了起来,明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加上屋里做饭有阿香操持,明诚做饭的机会也就少了。


明楼这会儿,很想很想阿诚的饭,很想很想他的阿诚。


【TBC】


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继续~


琰琰和阁主有说有笑还有吃有喝,大哥只能肚子叫,有点心疼大哥(不是!(大哥的眼镜片早已准备就绪


今天还会有掉落吗?我不知道_(:з」∠)_ 不过二更达成!


大家二周年快乐


欢迎订阅#神奇箱子的奇妙旅行#tag报名时空旅行团

欢迎来玩~


特此感谢@墨汐 @付阿晨_ @维木向东 太太们听我脑,@慕楼 太太的大力支持,这个文由一发完变成连载,绝对有你们的“功!劳!”!也感谢@helene @mimi剑雨秋霜 @【季节替而岁岁安】 对活动的组织,辛苦了~

评论(35)
热度(153)
2017-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