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15

食用说明:
还是它!还是这个味道!
食用愉快:-D

========
赵医生从忙碌的医务工作中解放出来时,时间已经不早,他活动了又些僵硬的脖颈四肢,换掉白大褂就往儿科过去。

赵祈小朋友的烧算是退下来了,可赵医生这个情况,也不能分身出来照顾她,反正赵祈还要继续输液观察,所幸决定再多住两天的医院,在医院里有相熟的医生护士帮他看着,赵启平也更放心一些。

“赵医生,明年见啦!”护士站的小护士跟赵启平打招呼,赵启平才突然想起,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

因为赵祈生病的事,又加上工作的繁忙,赵启平竟然忘了这茬,明明在出差前还答应过赵祈小朋友等到回来要好好陪她跨年的。

赵启平脚顿了顿,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去买些好吃的给赵祈小朋友。

他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这两天联系最频繁的谭宗明打了过去,电话没有响两声,谭宗明便接了起来:“启平,怎么了?”

“没,我这儿完事儿了,马上往兜兜那儿去,就想着问一声,你跟兜兜吃了吗?要还没有,我这就去买点儿。”

“没吃呢,等你。不过不用买,东西我都买好了,你直接过来就行。”谭宗明声音在那面带着笑意。

赵启平应了,挂了电话抿着唇继续往儿科的方向去。

这一次的事,他算是欠了谭宗明一个很大的人情,谭宗明说他会来照顾赵祈,也就真的来照顾了,赵启平不得不承认,因为有谭宗明,他才能如此放心回到工作岗位上。

+

进了病房门,赵启平一眼就看见赵祈小朋友正靠在谭宗明怀里听他念故事,而赵祈小朋友的怀里还楼着一只赶上她半人高的小辛巴。

“兜兜。”赵启平先开了口,坐在病床上的一大一小齐刷刷抬眼冲着他笑。

“爸爸!”赵祈对着赵启平先张开了手,谭宗明笑着站起身来:“回来啦。”

“我的宝贝儿。”赵启平见赵祈这么有精神,也跟着心情好起来,走上去顺势把丫头抱到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又转头对谭宗明笑,“嗯,刚下班,赶紧过来了。老谭,辛苦了。”

“没什么辛苦,丫头可是很乖的。”谭宗明伸手来摸摸赵医生怀里的赵祈。

“对,兜兜最乖了!”赵祈听谭宗明表扬她,不禁赶紧附和道,还骄傲鼓起脸扬起了头。

赵启平忍不住用眼去瞪她:“乖还让爸爸担心!”

“……我错了嘛。”赵祈嘟嘟嘴,把头埋到了赵启平的怀里去。

“好在这是没出事。”赵启平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然后他看了看谭宗明,“这次多亏了谭叔叔,兜兜你有没有好好跟谭叔叔说谢谢?”

“谭叔叔谢谢。”赵祈小小声说,有些不好意思。

谭宗明冲她摇摇头,轻声温柔道:“兜兜以后遇见什么事,都可以找谭叔叔。”他看看赵启平,“把孩子放下吧,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开饭了。”

说着,谭宗明就到一边的桌子前布置起来,把刚才送来的晚饭一一拿出来放到桌上。

赵启平又给赵祈套了一件小外套,才把人带下了床。

赵启平这才看见,桌上的菜品有多丰富,谭宗明甚至还掏出了两支高脚杯和一支红酒来。

“谭宗明,你这是……你还知道这是医院吗?”赵启平不可置信。

谭宗明却很理所当然:“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怎么也得好好庆祝一下,辞旧迎新。不能因为在医院就得过且过。”这是谭宗明能够做出来的事。

他一边开红酒,一边对赵启平道,“我们不喝多,就喝一杯,赵医生就当陪陪我吧。”

既然谭宗明已经这样说,赵启平又如何好推辞,况且这人这两天才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只喝一杯的话,赵启平还是能够接受的。

这绝对是绝无仅有的经历,在病房里举着红酒杯庆祝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当赵启平举着酒杯碰上谭宗明的,他听见谭宗明对他轻轻说了一声:“新年快乐。”男人在灯光里眨了眨眼睛,赵启平却忽然一阵恍惚。

记忆里,有一年他还没有回国,也是一个元旦,谭宗明加班加点熬了好多个大夜完成了成堆的工作,最后赶在旧年过去的最后一刻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赵启平哪怕到了现在依旧能够想起,当他在深夜打开大门的那一刻,门外站着的男人,他披了一身的风雪,他冲着赵启平眨了眨眼睛:“新年快乐,启平。”

赵启平心狂跳起来,它欣喜若狂,它被爱意和暖意烧灼。赵启平再也顾不得许多,一跳,就扑上了谭宗明的身,迫不及待就吻住了深夜来人。谭宗明堪堪才稳住身型,托住考拉一样缠住自己的人,任他唇舌在自己领地肆掠。

新年的指针就在这一刻指向了十二点,他们的头顶还挂着赵启平圣诞时候挂上去的槲寄生枝,屋外是漫天黑暗的风雪,屋内是一室的温暖和光明,他们在光与明的交界线中深吻。

过去的事被藏在了记忆的深处,原来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能够全部回忆起来。

赵启平看着眼前的男人,哪怕是现在,他依旧为这段记忆感到心悸。

太过深刻的人。

赵启平愣愣看着谭宗明,他不得不感叹,哪怕过去许多年,这个男人的魅力也没有丝毫的削减,甚至在岁月的沉淀中愈发像一杯美酒。

简简单单的一眨眼,即使眼角已然有了皱纹,却更加别有风味。

“新年快乐。”赵启平平复了心情,坦然迎上谭宗明的目光,淡然应声。

谭宗明凝眸看他,神色万千。

就在气氛一度往奇怪上走时,是赵祈也举起了她面前的白开水:“新年快乐!”

谭宗明和赵启平愣了愣,回神来看小丫头,不禁纷纷笑出来,赵启平揉了自家丫头的头发一下:“来年也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长大呀!”

赵启平想,是了,现在他所求的很简单,就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平安喜乐,兜兜可以健康成长。至于其他的,顺其自然就好。

热热闹闹吃完了饭,又跟赵父赵母视频完了,赵兜兜才慢慢困了下来。被赵启平哄睡了,一时病房便安静了下来。

赵启平看着赵祈抱着狮子辛巴安然入睡的模样心里一阵柔软,同时又有些百感交集,很奇怪的感觉。他亲了一口赵祈的额头,接着便跟谭宗明缩到了一边的角落,小小声说起来话。

“谢谢你送兜兜的娃娃,她很喜欢。”

“我以为你没注意。”赵启平从进病房里开始就没有对他提过辛巴玩偶对事,谭宗明还以为赵启平没有注意到。

“那又不是什么小东西,你当我看不见啊。”赵启平好笑道。

“我怕小丫头在病房里无聊,就给她买个玩偶陪她。一时又想不到她会喜欢什么,就想着,辛巴总不会有错。”谭宗明解释道,他不想让赵启平误会他的意思,他送赵祈‘辛巴’,绝对不是别有用心。

“谭总有心了。”赵启平又岂会不知道谭宗明这段解释的意思,他也不是好歹不分的人。

两人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话,时间也就真的跨过了深夜十二点。

赵启平看看时间,轻声再次对谭宗明说了一遍“新年快乐”。

他能够想到此时此刻外面会是多么的热闹,商圈内都是聚在一起跨年的人,年轻人们戴上各式各样的发亮发箍,手里挥舞起各色荧光棒,还有好看的彩色气球,一起闹着笑着,有灯做成的数,彩灯亮起来,就像星星一样。

而现在在此刻,医院里只有一片寂静,早就到了安睡时间,就连病房的灯,也暗了下来。

赵启平喜欢那些市井热闹,却也沉于此刻的静谧,这样的安静让他感到心安。

他有些不确定,这样的感受是因为真的他年纪上去了,还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

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要对他说一声“谢谢”,因为有这个人在,才不至于让他跟赵祈这个跨年变得冷冷清清。

在送谭宗明离开时,赵启平终于说了:“即使你说不想要我的谢谢,但我还是想要说。特别谢谢你陪我们俩跨年。”

“难道不是我谢谢你们吗?不是你们,我这个跨年可就孤孤单单一个人啰。”谭宗明挑眉笑道。

赵启平想了想,憋着坏的调笑:“你可以去约安迪啊。谭大总裁你这样总没行动,就算是我我也爱莫能助啊。”

听见赵启平的话,谭宗明愣了一下,他都快把这茬忘了,对,在赵启平眼里他可还在追安迪。所以这算不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往里跳。

当初他不过是想要能够有一个理由好好再次接近赵启平,而今他跟赵启平算得上能够正常相处了,却又不能立刻摆脱这个借口。

他敢笃定,要是他同赵启平说了实话,这人会转身就走。

“你没看安迪发的吗?今天小包总已经有约。”谭宗明顺着赵启平的话往下说。

“包奕凡可比你积极多了。”赵启平无奈,“老谭你这么是不行的,明明你是近水楼台,怎么现在看起来你这么被动!”

“顺其自然吧。”谭宗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行,我先回去了,你跟兜兜晚上注意别着凉。”

“知道,路上开车小心。”赵启平叮嘱道,“到了告诉我一声。”

“好。”谭宗明应着,这才真的离开了。

+

赵启平回到病房又查看了一下赵祈的情况,心安下来,只要没有再烧起来,就是好事。

他到边坐下,也准备收拾收拾好睡了。

包里手机响了一下,赵启平笑着拿出来,想着谭宗明这么快就到了。然而在看见来信名字时,赵启平不着痕迹皱了下眉。

“赵医生,新年快乐啊!”

来自曲筱绡。

赵启平都差点忘了,他还没有对自己的女朋友说一声“新年好”。

就在他暗自自责时,手机响了起来,这次是个陌生电话。赵启平接起来,耳膜里立马充斥入各种喧闹,音乐声大得震耳欲聋。

“赵启平,你他妈要是还顾念一下曲筱绡,就他妈快来!”

是姚滨。

【TBC】

猝不及防的更新
欢迎评论来玩!
么哒

评论(22)
热度(275)
2018-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