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谭赵】第十二夜

食用说明:
这是给我裁@笙歌慢 写的G文,今天终于摸到了本子!我也是有灯火的人了!谢谢我裁带来这个故事❤
谢谢我们能够一起喜欢那么好的谭赵❤

依旧爱他们
食用愉快❤

==============

01

我要念一首诗给你,一首送给你的诗。

02

“亲爱的……”

面前铺开一摞纸,小赵医生拿着笔冥思苦想,愣了几秒,赵医生手一扬,纸“撕拉”一声离开了信笺。

亲爱的太随意。

赵医生想,不能体现出正式感。

可“我的爱人同志”又特别老旧,颇有些八九十年代的feel,若是用“老谭”可好?

面对成千上万种病症没有泰山崩于前的赵医生此刻被限于了小小一方信笺中,敌军围上来,他却连破阵的门都没有摸到。

赵启平泄气把笔扔到一边,看来在圣诞前他是不能写出一封像样的情书了。

自视为文艺青年的赵启平撇撇嘴,正好病房有病人找,赵医生把信纸和笔往抽屉里面一收,爱岗敬业去。


03

谭宗明最近心情不大好,小赵医生日日早出晚归,说是有事。虽说他家小赵医生本来也很忙,可一周两人至少还会有三两日能够一起共进晚餐,可现在,他已经快两个周没能同赵启平一起坐在一张饭桌前吃一顿饭了。

谭宗明不高兴。

是很不高兴。

+

赵医生踩着欢快的步子回了家,时间已经不早,谭宗明却没有休息,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了一本书看,一边的落地灯照出温暖的光,暖烘烘的,把男人包围在其中,赵启平却第一眼看见了谭宗明没有穿袜子也没有穿拖鞋的脚。

“又不注意保暖,你当天气还暖?”赵启平一边脱了外套一边念叨,他走到里屋去取了袜子来到谭宗明的身边,蹲在地上,捧了谭宗明的脚往上套袜子,“老谭,也不年轻了,就算是为了我,也请照顾好自己。”

谭宗明的脚其实生得很好看,即使已经四十几岁的人了,那依旧是一双美足,赵启平忍不住就着脚踝多摩挲了那么几下。

谭宗明低头看蹲在那里给自己套袜子的人,心里一阵熨贴,这一熨帖莫名就生出些许的委屈,有点类似于小孩子的心理,见到旁边有家人,哪怕自己能够站起来也要哭哭闹闹求抱抱。

“你都不回家,还管我冷不冷?”

赵启平听见谭宗明的话,有些好笑地抬起头,他站起身来,用手去捏谭宗明的脸:“怎么还委屈上了?我的工作,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谭宗明一伸手,虚虚的就环住了赵启平,头贴上他的胸膛,听那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可你最近特别忙,你的凌远师兄又压榨你了?”

赵启平摇摇头,摸了摸鼻子,有个事吧,他还真的不是那么好意思跟谭宗明说,可这拖着一天两天也不是个事,迟早是要说的。

“老谭……”赵启平起了一个头,谭宗明就着拥抱的姿势抬头看他,赵启平被这么看着,莫名很心虚,他抿了抿嘴唇,“最近其实也是有个事儿。”

谭宗明严肃了那么一点。

“这不是要圣诞节了嘛,医院领导琢磨着搞点文艺活动,每个科室都要出节目,我肯定是跑不掉的。”赵医生说完,微微弯了弯嘴角,笑了那么一下,他看见谭宗明眼睛亮了,“我们科室出话剧表演,演出莎翁的《第十二夜》选段。”

这都多少年没干过抛头露脸的活了,还在大学的时候,赵启平是热爱这样的活动的,出不尽的风头,换来满堂彩,可而今的赵启平,赵医生不禁对自己叹息一声,果然还是老了,比起到台前去演戏,他更愿意待在家里,跟谭宗明一起喝喝茶,晒晒太阳,修生养性。

可赵医生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不管怎么说,这骨科的脸面不上都说不过去。

看谭宗明兴奋起来的目光,赵医生在他开口前截住了话头:“不准!没有!”

不准来看,没有家属票。

谭宗明没有反驳赵医生,反正这事儿他知道了,总有办法。
他心情愉悦的想,抬头看自家赵医生,竟然发现赵启平微微红了的耳朵。

真可爱。


04

赵启平拿着剧本,翻开一页。

《第十二夜》这个故事赵启平很早就读过,它讲的是一对孪生兄妹阴差阳错,纷纷经历了各种坎坷,啼笑皆非,最后终与心上人皆大欢喜的可爱故事,很适合在节日的时候演出。

赵医生这次被安排的角色是里面的哥哥,塞巴斯蒂安。

这次重读,赵启平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那是时间馈赠给他的礼物。

“须知求得的爱虽费心力,不劳而获的更应该珍惜。”

赵启平反复念叨了这句话很久,勾起嘴唇笑。


05

每天的排练都在见缝插针中进行,除了日常的工作外,赵启平还要抽出时间来背台词和排练,谭宗明翻赵启平留在家的剧本,上面勾勾画画不少,小赵医生很认真。

赵启平当然是认真的。

只要是他决定了要去做的事,没有一件不是全力以赴。

比如他做个好医生,又比如他爱谭宗明。

想到赵启平爱自己,谭宗明几乎是雀跃的,一颗心就那么飘到了云上,飘飘荡荡着不到陆,全是欢喜。

谭宗明因为赵启平要演出这一档剧,又把书房里的全套莎士比亚的书翻出来看了一遍,莫名变得有些敏感,就连说话也带上了一些文艺腔调。

“我的太阳,今晚可愿与我同辉?”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发来的信息翻出一个大白眼:“说人话!”

“今晚一起吃饭?”

赵启平拿着手机盒盒笑,动动手指:“准了。”

“赵医生,查房。”外面的护士又在喊了,赵医生最后看了手机一眼,微微一笑,按熄了屏幕,出门去查房。


06

演出最后定在平安夜晚上,谭宗明因为公司项目的事出了一点问题,不得不搭乘飞机紧急去出差。

“谭宗明不来看?”凌远问赵启平。

“不来正好,本来也没想他来。”小赵医生口是心非。

临时准备起的后台工作人员进进出出,人流不断,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型的化妆间。赵医生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镜子面前,任请来的化妆师小姐给他上妆。

“您真好看。”化妆师小姐一面上妆一面夸赞。

赵启平抿紧的嘴唇微微向上翘起:“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化妆师小姐却不赞同:“可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美,而且不管外表肌肤如何变化,骨骼轮廓是不会变的。”

“也是。”赵启平想起了谭宗明,那个男人,似乎跟他在一起的这么些年,他一直都是那样的俊朗,那是不同与少年的稚气,更多的是经过了世事之后的从容。虽然他错过了他的青年时代,却从来不感到遗憾。

妆上好了,又换好了戏服,活脱脱便是一个从故事里走出来的中世纪绅士,因为赵启平原本就轮廓分明的五官,这样一上妆,更是好看了,仿若油画里的人。

赵启平盯着镜子看,突然有了那么一丝的不真实,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他吗?而他,又是谁?

“这还是我家赵医生吗?”

谭宗明的脸突然出现在了镜子里面,他猫在赵启平的身后,弯着腰,凑近赵启平,仔仔细细从镜子里打量着人。

“那我是谁?”赵启平没有回过神来,迷迷茫茫问。

镜子里的男人被问愣了一下,他看赵启平的神色,勾唇笑了:“你是赵启平,救死扶伤的赵医生,我的宝贝。”

一段话,赵医生总算是回过了神来,他惊讶看突然出现的男人:“你不是要赶飞机吗?”

谭宗明双手握住赵启平的肩膀:“你演出,我怎么也要来看一眼。”说着,不知从哪里,谭宗明变出了一个苹果,“都说平安夜要送苹果,我年年都送你一个,今年当然也不能少,希望我的赵医生,能够平平安安每一年。”

赵启平看着出现的苹果,就像突然出现的谭宗明一样,他想起了那一年的平安夜,那时他和谭宗明的关系朦朦胧胧,说不明白道不清楚,谭宗明在大洋的彼岸,他独自一人买了两个苹果过节应景,谁能想到在那个雪地里,他看见了那个本来应该在别地,却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

他们在雪地里深深相拥,在暗夜里亲吻。

谭宗明在那天对他说了“我爱你”。赵启平想,若他是坚冰,也就那么融化在谭宗明这团火焰里了。

栽了栽了,认栽。

赵启平接过谭宗明递来的苹果,当着谭宗明的面亲吻了苹果,他拿眼睛去瞅谭宗明,眼尾带着无限风情,因为化了妆的关系,风情更甚了,他说:“谢谢亲爱的。”

谭宗明被赵启平一瞥,再也忍不住,他想要亲吻这个人,在平安夜的晚上,就是现在。

谭宗明这样做了。

他拉着赵启平,把人推进了一堆戏服后面,这里角落隐蔽,不会被人看见。他俯下身来,热烈的亲吻他,长长久久的亲吻他,他们在暗里,仿佛是着了魔。

隔了衣服,外面是来来往往不停的人群,四周嘈杂声不断,这让这个吻带上了些许的隐秘,偷情一般。

谁也不舍得结束这个吻,身边的空气都染上了火,再进一步,就是燎原。

“赵医生……赵医生?奇怪,人呢?”突然传来的声音及时拉回了赵启平的思绪,他往后退了一步,谭宗明依旧不放弃的向前追了过来,又偷了两三个吻,意犹未尽。

赵启平看谭宗明一副委屈的样子不禁笑,他伸手摸摸男人的脸:“等你回来。”

“演出顺利。”谭宗明用鼻尖蹭蹭赵启平的。

谭宗明还想要顺势再偷一个吻,被赵启平弯起嘴角躲过了,他一面看着谭宗明,一面往外走,嘴里应着:“我在这儿。”眼神在告诉谭宗明,等你回来再继续。

谭宗明靠在墙上,手抵在额头,轻轻笑了出声,他家的小狐狸哟。


07

平安夜的演出如预料般取得了成功,甚至收到的反应超出预期,病人和医护工作者们久久沉醉在当晚的情景里没有醒来。

可现实要向前走,医院的工作依旧日复一日的繁忙,看诊、手术、查房、夜班……周而复始。

赵启平下完一台手术,活动活动胳膊,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随手拉开了抽屉,里面依旧没有开头的信笺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些日子忙,倒是把这个事给忘记了。

谭宗明还没有回来,这次似乎遇见一些比较棘手的事,赵启平在工作上帮不了谭宗明更大的忙,只能在精神上给予他支持。

“放开手去做,反正你的后面还有一个我,我有手有脚,每月工资再养活一个你也够,所以没事的。”赵启平在一次跟谭宗明的视频通话中说道,男人在那面抿着唇微笑,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

赵启平把信笺拿了出来,信笺已经很薄了,都被他写了撕,撕了扔,不管怎么写,也写不出能让自己满意的内容。

赵启平用笔头敲了敲桌面,他想起这些年发生的事,最后思绪定格在了平安夜的那个吻上,他抿紧了嘴唇,郑重其事在纸上写下了两句话,他想,谭宗明一定能够懂。

这次他没有扔掉这张纸,而是郑重其事把它折起来,装入了一个信封中。


08

赵医生结束了工作时间又不早了。

“我们呢,就是标准的追逐太阳……哦不,我们比太阳还要辛苦。”太阳到点就下班,可是医护工作者不是。赵医生曾经这样对科里的小护士嬉笑道。

赵启平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琢磨着一会儿回去之后要做的事。谭宗明已经出差十二天了,还没有回来的意思,赵医生一想到一会儿回家要面对的是毫无人气的一室黑暗就没有任何回家的动力。

赵启平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谭宗明的陪伴,离开那人超过三天,他都会觉得不习惯。所以说,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

赵启平不由开始幻想,若是谭宗明在家,那会发生什么。

他说不定会来医院接自己,然后问自己饿不饿,如果回答饿了,迎接自己的将是可口的夜宵,若是不饿,便会有满满一缸舒适的泡澡热水。

他们会一起聊一些有趣的事,他们会拥抱、会接吻、也会在暗夜里疯狂。

总归会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

“老谭,想你了。”赵启平捏着手机往外走,有感而发一样,向谭宗明发去了一条短信,没有回应。

赵启平撇撇嘴,想,可能在忙呢。

走出医院,赵启平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雪,冬天的时候,总是冷的,漫天的雪花就在强烈的寒气中静静地飘落了。雪不大,甚至都没能积起来。

赵启平站在原地抬头望了一会儿,寒冷地缩起了脖子,把脖子上的围巾缠得更紧了些,走进了风雪里。

前面突然有车灯打了两下,赵启平被光线刺得用手挡了一下,然后他就看见车上下来一个人。

那人身型高大,面容英俊,有着世界上最深邃的眼眸,还有着全世界赵启平最爱的名字。

“启平。”那人在雪里唤他。

赵启平几乎只犹豫了那么一下,就抬脚向来人奔去。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一如许多年前的一样,还是那个圣诞节,那个他认栽了的圣诞节,唯一不同的,或许只有,那年的雪比今年下得还要大。


09

室内温暖,久别重逢的人自家门在身后关上便吻到了一起。

从客厅到浴室,又从浴室到卧房,最后又来到了浴室,烧起来的火燎原而疯狂,他们在彼此的身上寻找着自己另一半的灵魂。

都说爱人是自己丢失的另一半灵魂,只有在彼此身边,灵魂才能够得到完整。

疯了不知道多久,火才渐渐熄了,心中的火依旧燃烧着,它从见到眼前的人第一眼起,就燃烧着,自此再也没有扑灭过。

谭宗明伸出双手自身后轻轻拥住他的爱人,有一下没一下亲着赵启平的后颈,赵医生在爱人的怀里微微动动身子,为自己找了一个更舒适的位置。

“启平,今年圣诞没能跟你一起过,抱歉。”谭宗明歉意开口,算来,这真是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第一个没能一起过的圣诞。

“我们这不是在一起过吗?”赵启平摩挲过谭宗明拥着他的手,“今天是圣诞的最后一天正好是第十二夜。”第十二夜,是十二天圣诞季的最后一夜,所以圣诞还不算过。

赵启平说着,突然想到什么,翻身而起,吓了谭宗明一大跳:“老谭,有个东西要给你。”正好,刚刚好。

谭宗明就看着赵启平赤着脚穿着略微宽大的睡袍火急火燎跑开的背影,不一会儿回来,赵启平手里多了一个盒子。

“你的礼物。”

谭宗明满心欢喜打开盒子,是一条领带,暗蓝色的条纹,在灯光里,丝滑的缎面让整个领带显得格外柔和温柔。

“谢谢,亲爱的,我很喜欢。”谭宗明由衷的说,他家小赵医生的品味从来都是好的。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信封,捏在手里,疑惑,“这是……”

小赵医生难得难为情,他挠了挠后脑勺,窘迫道:“想给你写点什么,但是写了很久都没写成,最后就简单写了两句话,你别嫌弃。”

谭宗明闻言,饶有兴趣在赵启平的目光下打开了信封,有些郑重其事展开了信纸,果然只有两句话——


须知求得的爱虽费心力,不劳而获的更应该珍惜。
迁延蹉跎,来日无多,十二丽姝,请来吻我,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均是来自赵启平前段日子出演的莎翁戏剧《第十二夜》里面的台词。

谭宗明读着,心里泛出一阵涟漪,他当然能够读懂他家赵医生的意思。

费劲周折追求到的爱很难得,需要珍惜,而一见钟情的感情更是珍贵。他跟赵启平,即是求得的爱,亦是不劳而获的爱,更要加倍的珍惜爱护。

而时间珍贵,人生苦短,他们要珍惜每一秒的时间,不留遗憾。

谭宗明又吻了赵启平,心中早就柔成一片不像话,他用嘴唇贴着赵启平的嘴唇,气声道:“其实对我而言,世间最美的情诗只有三个字,下次你还要写,便写那三个字给我就好。”他亲了亲眼前人的唇,“赵启平。”他说。

对我而言,世间最美的情诗不过就是你的名字。

它让我看见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看见了春天万物的复苏,看见了潮涨潮落,还有整个银河。

“我爱你。”

窗外的雪花还在静静飘落,城市安静地匍匐着,暗夜低垂,一切都是静静的,仿若不想打搅的谁的美梦。

第十二夜,一切皆大欢喜。

【FIN】

愿所有人都有一个好梦
(´-ωก`)晚安

欢迎评论唠嗑❤

=====

另外,如果有皮腊鸭女孩也在看我的文,今天想要抱抱大家
他们依旧很好,别桑心
那只鸡不就这个样吗,别抱希望,就不会太失望
只要他们都好就行❤
毕竟他们依旧是他们呀,还是那么好的他们
抱抱大家

评论(15)
热度(178)
2018-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