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6

食用说明:
一切如旧
外面下着大雨,是锤锤来找三公主了吗_(:з」∠)_
食用愉快:-D

=========

最后,赵启平还是没有拿男人怎么样,办完相应的手续后,便和谭宗明回家了。

赵祈累坏了,一直窝在赵启平的怀里安睡,赵启平温柔抱着她,心里却百感交集。

“平平,不要想太多,至少丫头又回到了我们身边。”谭宗明看出了赵启平的心思,出言轻声安慰,“放心吧,万事都还有我。”

谭宗明的一句话,瞬间便让赵医生安稳许多。

谭宗明是山,扎实而厚重,总给人可靠的力量,让人心安稳。

“我爱你。”这句话也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当赵启平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时,这句话已经清晰而温柔的传到了谭宗明的耳朵。

明明已经不是少年时候,明明天时地利通通不对,可赵启平依旧因为这句话而心脏砰砰跳起来。

谭宗明也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他家赵医生会在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的一句表白的话,可这句无心之意的话却比任何的蜜糖还要绵软,包裹住男人的心,层层密密的甜。

谭宗明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了一下赵启平握着赵祈的手,有让人眷恋的温度:“我也爱你,还有咋们闺女。”

这世间能够有心有所系之人,便是最大的庆幸。

+

赵妈妈、赵爸爸还有安迪、包奕凡、曲筱绡、姚滨以及夏文娟等人早便在家里等着了。

赵妈妈原本还应该继续住院修养,可赵祈没找到,她怎么也安不下心来,后来经过艰难的说服,才勉强答应在家等着。

有了赵祈消息后,原本大家都想要去警局接赵祈,可被赵启平制止了,大家只能先回家来等消息。

此时房门一开,赵启平就看见了大家全部翘首以盼站在房间里,在看见他怀里的赵祈时,显然都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赵妈妈以手掩面,眼眶红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赵爸爸抚过赵妈妈的后背,笑着安慰。

“兜兜没事吧?”夏文娟凑上来关切道。

赵启平摇摇头,让大家放心:“应该是太累了,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睡。”

“那就好。”夏文娟安下心。

“孩子找到就好,我们也不多打扰了,这几天你们辛苦了,好好休息。”安迪善解人意道。

“是,我们就告辞了。伯父伯母,好好休息。”包奕凡笑道。

“这次真不知道怎么谢你们。”赵妈妈写道。

“赵医生不是外人,伯母您千万别客气。”安迪笑笑,拿了包,“那我们就走了。”

“有时间来坐。”

“会的。”

“筱绡,我们也走吧,让叔叔阿姨好好休息。”一边的姚滨拉了一下目光从门开始,就没从赵启平身上移开的曲筱绡。

“啊?哦,好。”曲筱绡回过神,笑了笑,走到了赵启平的身前,“启平……”叫了一声,又不知道要继续说什么。

算来这也是两人自分手以来第一次见面,这情形是怎么看怎么尴尬。

赵启平看出曲筱绡的纠结,索性接过了她的话,冲女孩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他是真心实意感谢这个姑娘,在她看见他发的朋友圈寻人消息后,第一时间便打来了电话,并且跟着他们寻了赵祈这么些时候,不管是作为什么身份,赵启平都没有后悔喜欢过这个看起来嚣张跋扈,其实内心善良的女孩。

“走吧,我送你下去。”赵启平主动提出,然后转身顺手便把赵祈递给了谭宗明,“宗明,帮我抱一下兜兜。”

谭宗明自然接过了赵祈,两人都没有发现此时两人的行为在旁人眼里看起来是多么的突兀。

特别是一边的赵妈妈和赵爸爸,完全愣住。

谭宗明先反应过来,心里咯噔一下,他设想过千万次见赵启平父母的场景,也设想过千万次如果同赵爸赵妈坦白时候的场景,万万没有目前的这一种。

即使心里一沉,谭宗明依旧镇定对赵启平道:“放心。”

“那我们先走了。”安迪回过神打起圆场,笑道。

“爸妈,我送他们下去。”赵启平也意识到了刚才动作的不妥,不过没什么好在意的,最坏的也不过就是提前对父母摊牌。况且自己同谭宗明这事,自己的父亲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或许这次他在看见谭宗明跟在自己身后走进门就知道了,也或许还会更早,在自己求助于谭宗明让他帮忙找兜兜开始……

门在身后关上,一时房间就剩下谭宗明和赵爸赵妈以及窝在谭宗明怀里沉沉睡着的赵祈。

谭宗明冲赵爸赵妈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叔叔阿姨好,我是谭宗明。”

赵启平送走了安迪包奕凡和夏文娟,站在路边同曲筱绡说话,姚滨等在不远处的车上。

这个季节的风已经带上了热度,轻轻吹过女孩的裙角。

“最近过得好吗?”赵启平问曲筱绡。

“挺好的,最近我还拿下一个大单子。”曲筱绡扬起灿烂的微笑,是赵启平最喜欢的,自信的笑容。

“丫头长进了。”赵启平笑着夸赞,此时竟有一种看着女儿长大了的心情。

“那是!”曲筱绡骄傲扬头。

“姚滨喜欢你,你知道吗?”赵启平终于说出了这个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的秘密,他也相信,曲筱绡若是跟着姚滨,姚滨会待她很好。

曲筱绡脸上的笑僵住,撇了撇嘴:“早知道了。”

这个答案倒让赵启平有些意外:“有多早?”

“认识你之前还要之前之前吧。”曲筱绡眼神一阵闪躲。

赵启平不可思议:“什……那你……”

“他那个傻子,都做得那么明显了,傻子才不会看出来。不,应该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可我对他只有竹马之谊,但我又不想失去他这样一个朋友……其实想想,也挺对不起他的。但喜欢的事,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像我对你,虽然我们已经没在一起了,但喜欢过的那种心情还是在的。”曲筱绡说着踢了赵启平一脚,“你说你怎么那么讨厌吧。”

赵启平抿紧了唇,最后决定了什么一样认真道:“筱绡,我跟谭宗明,又在一起了。”

曲筱绡听了半天没作声,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双手放在衣服的口袋里,就那么站着。最后才又伸脚踢了赵启平一下:“所以我说你这人讨厌吧。”

“不惊讶吗?”

“为什么要惊讶。”曲筱绡不解,她是不会告诉赵启平,曾经有一次,赵启平喝多了,叫过谭宗明的名字,只是当初的她没听真切,错把名字当作了一个女人的名字,而当时的她又是那样的自信,相信自己才是此刻赵启平最爱的女人。

“你就是个混账。”曲筱绡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姑奶奶大人有大量原谅你。”比起其他的阿猫阿狗,至少赵启平的现任是谭宗明这个事实让人好受太多。

“谢谢姑奶奶体谅。”赵启平顺势对曲筱绡抱拳鞠了一个躬。

“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啦。”曲筱绡冲赵启平勾了勾手,赵启平凑了过去,“我会好好考虑姚滨的。”

“你呀。”赵启平伸手揉了一把曲筱绡的头发。

也就这时,停在不远处的姚滨按响了车喇叭。

曲筱绡和赵启平一愣,对视一眼,纷纷笑出声。

“我走啦,过两天来看兜兜。”

“好,路上小心。”

“会的。”曲筱绡说着,上前抱了一下赵启平,接着跟着姚滨走了。

赵启平看着曲筱绡离开的方向,这是最好的结局。

赵医生站了那么一会儿,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那里还有一只谭大鳄等他去解救,不过他相信,谭宗明有的是本事把自己爸妈给哄开心了。

想到谭宗明,赵启平又弯起了唇角。

+

把赵祈安置到床上,谭宗明就在客厅与赵爸爸喝起了茶,赵妈妈因为要陪着赵祈,只能失陪。

“这次的事,要多谢谭先生了。”赵爸爸开口。

谭宗明端端正正坐着,恭敬应声:“启平的事就是我的事,叔叔不用同我客气。”

“不管怎样还是要说一声谢谢的。”

“那样就见外了。”谭宗明认真道。

“我们兜兜是个苦命的丫头,也幸好有启平在,才让她能够无忧无虑长到现在。启平对兜兜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在他的心里,那丫头就是他的半条命,这也是为什么这么久了,那孩子还没找到归宿的原因。哪家的姑娘又愿意还没结婚先当了别人后妈呢。”

“兜兜很可爱,没有人会不喜欢她。”谭宗明说到赵祈,嘴角的笑更柔了一点。

“谭先生可喜欢兜兜?”赵爸爸突然问。

谭宗明被问得一个措手不及,这话怎么听都别有深意,可若是说赵爸爸知道了什么,谭宗明又是万万不敢如此揣测的,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赵爸爸的问题,最后只得坦坦荡荡给出了一个最真的答案:“从见到丫头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亲近,现在更是像自家闺女一样。”

“你能喜欢她就最好了。”赵爸爸貌似对谭宗明的答案很满意,拿起面前的茶品了一口,谭宗明越发忐忑起来。

“谭先生以前同我们启平认识?”赵爸爸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是,很早之前就结识。”

“谭先生这样的人物,又怎么会跟我们启平认识。”赵爸爸说的是实话,以谭宗明现在的实力与地位,确实不应该与一位骨科医生认识。

谭宗明摇了摇头:“并不是什么人物,不过是一身铜臭的商人。倒是启平,那才是人物,治病救人,让人敬畏。”谭宗明笑笑,“要说我与启平认识那会儿,我也不过就是一个小生意人。”是赵启平,陪在自己的身边,一直鼓励自己,支持自己,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才最终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只是后面的话,现在谭宗明还没办法同赵爸爸说。

赵爸爸因为谭宗明的话挑了眉头,笑了,谭宗明这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踏实,这很难得,特别是这个年代,做生意的人全跟泥鳅一样,谭宗明的品行很难得。

赵爸爸还想说什么,门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谭宗明也因为赵启平回来而暗暗松了一大口气。

赵启平走进屋,看见自己父亲与谭宗明正对坐坐在沙发上,面前还摆着茶,不禁挑眉:“你们茶话会呢!”

“没规矩。”赵爸爸皱眉。

赵启平冲自家爸爸吐了一下舌头:“爸诶,你有什么要同谭宗明说的聊的,改天我专门给你们组个局可好?你没看他都很疲惫了吗?他可是从国外飞回来的,又一直跟着我们一起找兜兜,能不能先放他回家去睡一觉?”

“你这是心疼了?”赵爸爸眉皱得更深,一句话让谭宗明睁大了眼睛,这什么情况。

“我也心疼您!这些天大家都辛苦了,您也快去歇着吧,有什么睡一觉起来我们再聊。”赵启平说着便去拉了谭宗明起身,“好啦,我送他回去了,爸你快去歇了。”

接着便不管不顾,推着谭宗明离开,谭宗明只得慌张中留下一句:“叔叔您好好休息,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门再次被关上,赵爸爸气狠狠冲门骂了一句:“混账!”可又一阵无奈,罢了,就这样吧。

+

这面被拉着离开的谭宗明依旧风中凌乱,直到被赵启平带到车边才问了出来:“你爸那是⋯⋯”

赵启平用一副“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的表情看着谭宗明,应了:“是,他知道。”

“什么时候!”谭宗明更紧张了。

“六年前吧。”赵启平叹息了一口气,也不等谭宗明反应,直接把人推上了车:“有什么等你睡醒再说,现在乖乖给我回家去睡觉。”

“可是⋯⋯”

“没有可是。”赵启平坚决道,低头拉住男人的衣领亲了一口他的唇,轻声道,“别胡思乱想,我保证没事的,现在给我回去睡觉。虽然我很想也跟了你走,但是我放心不下兜兜⋯⋯”

谭宗明又注视了赵启平良久,才决定把满心的疑问都憋回去,反正他们来日方长,他伸手抚上赵医生的脸:“好吧,既然你现在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不过答应我,万事别逞强,你已经有我了。”

“我会的。”赵启平就势亲了一下谭宗明的手指,“路上小心。”

“好。”谭宗明应了,又亲了一下赵启平,才依依不舍离开了。

送走谭宗明,赵启平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回去一定有一场硬仗,不过他早就准备好了。

【TBC】

按喇叭的姚滨莫名可爱!
感觉故事快被我层层剥开了

走过路过留个言嘛,欢迎大家来玩!并不想单机_(:з」∠)_ 

评论(13)
热度(229)
2018-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