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7

食用说明:
一切如旧
这章有段长,请耐心食用,食用愉快:-D

===========

再次回到家的赵医生带着一颗忐忑不定的心,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决计不会听他的就这么简单去休息,把什么事留到休息好再说。

果不其然,打开家门就听见父亲唤自己的声音:“启平,过来。”

赵启平只得硬着头皮去了书房。

赵家爸爸坐在布艺沙发上,面前的茶桌煮上了茶,咕噜咕噜响,一如而今赵启平的心情。

赵启平在书房门口顿了一下脚,再起步时已经是轻快,输人不能输阵,这一向是赵医生的做人准则。

他轻快走进房间,看了一眼煮着的茶,笑眯眯开口:“爸,您还睡不睡了,还喝茶,刚才还没喝够嘛。”

赵爸爸只是轻轻看了赵启平一眼,然后指了指对坐的沙发:“坐。”轻飘飘的一句话。

赵启平心又咯噔一下,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爸,我知道您想要问什么,那我就什么都招了,是的,我跟谭宗明在一起了。”赵启平决定先发制人,一边坐下一边抛出了此次谈话的主题,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谁料赵爸爸又只是抬眸看了赵启平一眼,接着就低头烹茶,余光瞟到了赵启平手上的戒指,没头没脑接了一句:“戒指不错。”

“啊?”赵启平是真愣了。

“启平,你现在幸福吗?”赵爸爸认真开口,为赵启平端上一杯茶。

赵启平立马接过,也因为父亲认真的发问正经起来,老老实实应了:“我现在很幸福。”

有爱自己的爸妈,有乖巧的女儿,有像是注定了逃不开的谭宗明,有一大群好友,还有热爱的工作。人这一辈子无非追求的就是这些,而今自己拥有一切,从未有过的富有。

“那就行了。”赵爸爸点了点头,“刚才我同谭宗明聊了会儿,看得出来他是个成熟又踏实的男人,你既然认定了他,那就收收你往日的怪脾气,好好跟他过吧,”

“啊?”赵启平这次是真的愣住,甚至怀疑是自己没有听清,“爸您说什么?”

“你以为我会说什么?”赵爸爸反问。

“这是……同意了?”赵启平不敢相信。

赵爸爸只是微微弯了一下唇角,嘴角的笑带着无奈和辛酸:“那还能怎么办?把你打出去,还是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还记得我曾经说的吗,‘如果你坚持,那么我不会反对’,而这个前提是你自己真的想清楚了。如今你跟谭宗明已经分开六年,最后还是在一起了,我还能反对什么。”

“爸……”

“说实话,当初你来找到我说起你跟谭宗明的事,我是真的很生气,也想过干脆把你驱逐出家门,直到你跟他断了了事。可终究还是没有那样做。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你要不是认定了,根本就不会来同我开这个口。这几年你又是怎么过的,也没有人比我和你妈更清楚,如果那个人只能是谭宗明,那你就去吧。”

“……谢谢爸。”除了谢谢,赵启平也找不到别的话,此刻内心犹如翻江倒海,早已无法言语,父母的爱或许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那条边界会在哪里,永远让人感动。赵医生的眼眶开始有些泛红。

“好了,别的也没什么要说的,哪天帮我约他吃饭。”赵爸爸微笑。

“好嘞,他会很高兴。”赵启平也笑起来,“爸,他会比你想象的还要好,我保证。”对于那个人,自己总会有无限的信心。
“行吧。忙了那么久,你快去休息。”赵爸爸挥挥手算是赶人。

“兜兜……”

“你妈陪着呢,不会有事的。”赵爸爸说,又想起什么,“你妈那面你自己找个时间告诉她,我先警告你小子,你要是让我老婆伤心过度,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赵爸爸皱眉道。

“我也舍不得。”赵启平想起自己母亲,也蹙了眉,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自己母亲因为谭宗明的事受到一丝的伤害。
“还有一件事。我去警局接兜兜,我看见王骏了。”

这件事,赵启平认为还是得告诉自己父亲。

“他那个混账还敢回来!你怎么会在那里看见他!”赵爸爸明显情绪激动起来。

“是他抱走的兜兜。”

“什么!他想干什么?晨晨呢!看见晨晨了吗?”

“没看见晨晨。我急着带兜兜回来,很多事都还没有问,改日我会弄清楚的。”

赵爸爸沉默了,良久问出了一句话:“启平,如果晨晨回来要回兜兜,你会把兜兜给她吗?”

赵启平抿了抿唇,认真道:“如果她能够给兜兜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和空间,为了兜兜考虑,我也许会。但如果她做不到,那我不会。”

“即使她是兜兜的亲生母亲?”

“即使她是兜兜的亲生母亲。”赵启平坚定道。

“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好。”赵爸爸呼出一口气,“快去休息吧。”

“爸您也早些休息。”赵启平起身,冲自己父亲深深鞠下一躬,这个自己一直敬重的男人,值得自己敬重仰望学习他一辈子。

+

赵启平离开书房,仿若经历过了一次生死,深深的无力感和愧疚感将他包围,自己又让父亲操心了。但更多的却是感动,他何德何能,这辈子能够做自己父亲的孩子。

赵启平又想兜兜了,他轻手轻脚去了赵祈的房间,然后就那么长久凝视着床上的女儿和自己的母亲。这两个他会用一生来好好呵护的女人。

在这一刻,赵启平终于感到了平静。

手机响了一下,是谭宗明:“启平,我到家了,好梦。”赵医生弯起了唇角。

+

书房的赵爸爸喝完了一壶茶。

他想起了许多的往事,想起六年前自家儿子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紧张而又坚决的样子。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孩子一向都是从容不迫的,哪怕再大的事也没见过他紧张成这个样子。

六年前的赵启平也像今日这般就坐在自己对坐,手放在身前,手指没有意识的搅在一起,低着头,咬紧了嘴唇。

“爸爸,有一个人,我想要与他共同度过余生。”

至今,赵爸爸依旧清晰记得赵启平那时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以及启平终于抬起头来直视自己的坦坦荡荡。他在儿子的那双眼眸里看见了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光芒。

那时的自己是愤怒的,内心复杂,却也为自己儿子的这份坦诚和勇敢而感动,在巨大的怒火后,剩下最大的便是深深的担忧。

毕竟赵启平选择的这条道路比之许多人来说来得艰难而又危险。

可赵启平却对他说:“我相信他,更相信自己的眼光,他很好,我一定会很好的。”

那份对爱人的自信,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正是因为赵启平的那份坦然的坚持,最终他没有反对这件事,可也并不代表会支持。

“交给时间吧。儿子,如果在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你还能像你现在这般坚定,那我就不会再过问半句。”

这是当时自己对赵启平说的话。

再后来没过多久,赵启平就与谭宗明分开了,这才是自己最乐见的场景。可扪心自问,自己并不是没有疑惑过,只是赵启平对此事从此闭口不提,便也就让它过去了。

终其是两个人不成熟的玩闹。

但谁又能想到,在六年后的今天,赵启平对自己说了相同的话,“他很好”。

一个人一生又会有几次执迷不悟,有时或许能够一条道走到黑也会是一种幸运。自己只能希望赵启平没有看错人。

赵爸爸喝下了最后一口茶,深深叹息出一口气。

+

是谭宗明先约了王骏,他把人约在了一家咖啡厅,也不同人客气,开门见山:“你偷走Pocket有什么目的?或者说,想要什么?”

对坐的男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谭宗明在说什么:“你说兜兜?她本来就是我的女儿,我带她走怎么能够叫偷?”

“你的女儿?”谭宗明冷笑起来,“这么多年来,你管过她的死活还是关心过她一分?现在来同我说她是你的女儿,突然良心发现想要做一个好好父亲?你以为糊弄三岁小孩。”谭宗明毫不留情道。

“我就是良心发现了,不可以?你又算什么人?赵启平如果来责问我,至少他还帮我养了那丫头这么多年,你呢?你凭什么?”王骏狠狠道,他就是看不顺眼,面前的男人一副高位者的态度,一身一看就很贵的西服,而自己却穿着几十块的衣服犹如一个丧家之犬般坐在他的对面。他又不是兜兜的谁,凭什么也可以这副态度来同自己说话。

谭宗明冷冷笑了,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就凭这个。”他把支票递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看见支票上的钱果然眼神都亮了,“我派人查过你。王骏,一直赌债缠身,最近欠了人五十万,被讨债人追到睡街头,试问这样的你,又怎么可能是突然想到父女亲情?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打Pocket什么主意,我都劝你趁早打消了,你要是伤害到她一点,也许我会比追你债的人更危险。”

“你!你威胁我!”王骏怒目而视。

“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这里有五十万,够你拿去还赌债,多的一分没有。你如果想要通过法律手段来争夺兜兜的抚养权,那么对不起,你也只会一败涂地,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启平都是比你更合适的抚养人。而到了那时,你只会一分钱都拿不到。哦,对了,你也别企图把pocket当做你的筹码,一次次来找我要钱,仅此一次,是我看在你是Pocket血缘上父亲的份上帮你,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谭宗明平静阐述事实。

“你!”王骏咬紧了嘴唇,全身开始发抖,“别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还有,你跟赵启平到底什么关系!要这么帮他!”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轮不到你管。就一句话,这钱,你是要,还是不要?”谭宗明问。

男人看了面前的支票,又看了谭宗明,最后还是伸手把支票放进了包里:“算你狠!”

“还有一个问题,赵晨在哪里?”谭宗明问。

“你不是神通广大,那你去查啊。”

“好吧。”谭宗明笑了笑,站起身,不欲与男人过多纠缠,正如王骏说的,只要他想查,迟早会查到,况且看男人的态度,也并不会告诉自己。

谭宗明离开了咖啡厅,事情算是解决了。

虽然解决的方式太过世俗,给那男人钱也是便宜了他,但谭宗明却认为这是最简单而直接的方式。他无意让这件事另生枝节,他只想他的赵医生和他的丫头尽早回归平静。

+

谭宗明开车回家,一路都在思考要怎么跟赵启平说这件事,他不确定赵启平会不会对他生气,毕竟这也算是瞒着他做的事,而且还是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

可还没等谭宗明想出个所以然,他却发现那个人正靠在自己的门边无聊玩着手机。

“启平,你怎么过来了,也不先打个招呼。”谭宗明有些惊喜。

“来找你,还要先报备?”赵启平眯着眼睛看谭宗明,一脸狡黠。

“我这不是怕万一我没回这边,你扑个空嘛。”谭宗明解释,生怕赵启平误会,一脸紧张。

赵启平崩不住笑了:“傻瓜,你不是说过最近你都住这面嘛。”

“我说过吗?”谭宗明愣了一下。

“嗯哼。”赵启平点头。

“兜兜呢,还好吗?”谭宗明一边开门,一边问。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今天还吃了一大碗西红柿面,吃完还问我妈要第二碗,人小小的,胃口不小。”赵启平想起赵祈眨巴着眼睛问奶奶要吃的模样就想乐。
“那就好。”谭宗明放下心来。

“我今天去见了王骏。”
“我准备去见王骏。”

在谭宗明开口准备把今日的事告诉赵启平时,就听见赵启平与他异口同声说了同样的事。两人同时一愣,对视了一眼。
“你去见了那人?”赵启平吃惊道。

“启平你先答应我别生气。”谭宗明给赵启平拿出了拖鞋,弯腰给人换上。

“你先说说你干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约他出来聊了聊,让他打消对丫头的主意。”谭宗明解释。

“这么简单?”赵启平疑惑。

“那还要多复杂?我查到他的资料,他在外面欠了很多钱,所以他突然出现,打兜兜的主意绝对不正常。既然他是为钱,就给他钱,同他说明事情对他的利弊,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

“你给了他钱?”赵启平皱起了眉。

谭宗明见状叹息出声,他就知道……

男人不禁上前,伸手从身后揽住了赵启平的腰,把头抵上赵启平的肩窝,撒娇一样蹭了蹭:“平平,你要知道,对我来说能够用钱解决的方式就是最简单的方式,况且这件事事关到你,更事关到丫头的健康成长,我不想节外生枝。还是说你想要任他把事闹大,到时把丫头也牵扯进来。”

“我不是……可是……”

“没有可是的,启平。对我来说,现在你和丫头就是第一位。”谭宗明又蹭了蹭赵启平的肩,“事情解决了就行,别生我气,好吗?我主动认错,事前没有先同你报备,可那也是不想你瞎想。”

说不感动是假的,特别是现在靠在谭宗明的怀里,男人蹭着他的肩膀小心翼翼解释的样子更是在赵启平的心里狠狠扎了一下。

谭宗明不过是想让自己爱的人能够好,自己又怎么能够生他的气。

是,若是换到几年前,自己也许还会为了他瞒着自己私自解决事情甚至还给了那个男人钱而恼怒,但现在的自己不会了,成长的自己更能学会理解和换位思考,更多的是懂得接受,接受来自自己爱人的关心。

只是……

“事情会这么简单吗?”赵启平担忧。

“尽人事听天命吧。”谭宗明笑笑,让赵启平安心。

赵启平转过了身来,伸手捧住了谭宗明的脸,眼眸低垂一笑,那颤抖的睫毛让谭宗明的心也跟着一颤,不管多久,他总会为眼前这人简单的一娉一笑而心动。

“老谭,我要怎样报答你才好。”

“做我的家人。”谭宗明笑道。

“我会努力的。”赵启平应了,对上男人的眼眸,“还有一件事,我爸不会干涉我们的事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等哪天你有时间了,我安排你们见一面,他想要见你。”

谭宗明惊住了,整个人都呆住,半晌才磕磕巴巴接口:“启平……我真的太高兴了……”他的眼眸都在发光,这让赵启平也感到快乐。说完,谭宗明凑上去亲了赵启平的额头一口,“上次你说叔叔六年前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是……”赵启平弯眸一笑,“以后再告诉你。”说着,赵启平纵身一跃,就跳到了谭宗明的身上,双腿缠绕住男人的身体,伸手紧紧搂住他,然后附身过去亲吻他。

这个男人,值得自己对他付出一切的真心,给他自己完整的灵魂。

谭宗明因赵启平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托住人,生怕把人摔了。

他们就着这个姿势亲(nagenage)吻,不带任何的情(nagenage)欲,只是亲(nagenage)吻,单纯得想要更接近身边的这个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快乐。

吻像雨滴,一个一个落下,让干涸的大地再次变得生机勃勃。

晚霞被风吹进了房间,窗边的纱帘随风而动,岁月被光影拉得很长。

是温柔的风吹拂过的金色麦田,狐狸找到了他的小王子,从此灵魂完整了。

+

谭宗明轻轻关上门,去到客厅里,不想吵到他累了睡过去的爱人。

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也不吸,就等它烧完,而烧完时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妈,我有了一个爱人,而且还一步到位有了一个女儿,你做奶奶了。还有,我很爱他们。”

【TBC】

终于写到这里了!
我不会告诉你,其实一别的起因是因为我突然很想要看谭霸霸把钱摔到人脸上
当然为了不ooc,我只能克制,没有钱漫天飞,我们大鳄就是能拿钱砸死人的场景😂
我也是够


还有最后那句,当年遥想过很多次

大鳄:您看,这有什么不好,一步到位啊!爱人有了,孩子也有了!完美,省事!

hhhhhhhh


很长的一章
希望大家喜欢
也喜欢我们曾经就已经很勇敢的平平

喜欢就请留个言吧,不想单机
爱你们么哒❤



评论(44)
热度(212)
201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