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假期奇妙恋爱症

食用说明:
贺三周年
预警:双向暗恋、吐花症、以及并没有什么毛用的星际背景(不是!
如果能接受,那么食用愉快!我们三岁啦!是大宝宝啦!:-D

============

00

星际两千零一十八年,地星刚刚结束了与比萨星的战役,飞船一入境就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此次战役耗时整整三年,却换来至少三十年比萨星的不敢有动作。

明楼带着明诚先回了军部报道,得到了一个特批的长假。

“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军部的走廊上,明诚大大伸出了一个懒腰。

明楼不发一言,只是走在明诚的身后,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目光一直注视着前面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的人。

他的阿诚笼罩在一片晚霞中,整个人都是温暖的。

他们已经有三年没有看见过这片晚霞了,如今看去,是世间最温柔之景。橙红色的一片烧在天际,仿若连着天都要烧起来,而整个城市都轻轻披覆着这层浓郁而轻薄的红色。

阿诚的发顶有一簇头发不知怎的莫名不规矩翘了起来,明楼不自觉就伸手给他按了下去。

明诚愣愣回首,就那么与明楼的眼眸对了上,明诚唇角的笑更大了,他的眼眸亮亮的,看入他的眼眸,是大片大片烧过的火烧云,明楼也映入了里面。

“大哥,我们回家。”

明楼听见阿诚对他轻声道,胸腔里的心脏也仿佛突然被那团火烧云烧过了,一片温暖。

“走吧,回家。”

01

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倒是让总算停下来休息的人不适应。

连续好几天,明楼和明诚都成了家里最早起来的人。甚至如果心情好,明诚还会包办家里一大早的早饭。

进入星际一千五百年后,家用机器人便已经在社会上得到了普及,可比起机器做的饭,明诚还是更喜欢自己烧的菜,关键是明楼喜欢。

明楼的口味一向很挑,咸了一点不要,甜了一分又腻,机器做出来的实物千篇一律,不能满足明楼的味觉。

哪怕是在战时,若是可以,明楼的三餐也是明诚给亲自下厨做的。

“阿诚,我可怎么离得开你哟!”

“那我就永远待在大哥身边。”明诚笑着回应明楼。

明楼一直也是这样以为的。明诚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太过自然,就像鱼儿和水,人和空气,明楼一直没有刻意去定义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直到——
明楼在一个早上突然从嘴里吐出了玫瑰花瓣。


02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丢人不丢人,说不丢人吧也真丢人。

明楼在看着掉落在地上从自己身体里吐出的玫瑰花瓣时第一时间就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自己这是患病了——吐花症,全称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

这个病在目前虽随着医疗技术的日渐发达,已经不会像过去最后在短时间内吐出所有花后死亡,却也依旧没有找到彻底根治之法。仍然得得到自己暗恋之人的一个吻方可化解,否则则会一直不停往外吐出花瓣。

这个病不算常见,却也不少。明楼之所以会知道,全因为他手下一位将士曾得过这样的病,最后那位将士在得到心仪女孩的一个吻后终于痊愈。

明楼反复思索自己为突然患病的原因,追究起来,或许还是因为大姐突然给阿诚安排的相亲。

“阿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大姐给你相中一个姑娘,你见一见好不好啦?”大姐明镜突然放下报纸,绕有兴致的看着还在吃饭的明诚。

明诚差点没把饭呛进肺里去,他在意识到大姐说了什么之后,无辜又茫然地抬起了头来,对着大姐应了一声:“啊?”

“啊什么啊,反正现在你跟明楼休假在家,正好谈场恋爱。”明镜笑着似乎还颇为满意,最后拍板,“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去帮你约。”

明镜说完乐呵呵起身便往客厅去打电话了。

在明家,明镜就是绝对的权威存在,她说了一,绝对没人说二。明诚咽了咽唾沫,朝明楼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带着无奈和委屈,明楼被明诚这么一看,顿时也心气不顺起来。


03
金老师是个好姑娘,现就职76号幼儿园,外貌虽算不上美若天仙,却也绝不是平平无奇,若说到家事,那更是没得挑,是现军部上将军之女,家教极好,性格也百里挑一。

看得出来,明镜为了明诚的婚事这次是真的上了心。

明家有三兄弟,明楼与明镜为亲兄妹,还在明楼不大时父母便因为出去执行任务而牺牲,从此明镜就一肩挑起了整个明家。后来明诚和明台的加入,让原本人丁奚落的明家也越发有生气了起来。明镜对两个后来收养的弟弟一向一视同仁,特别是对小少爷明台,那更是宠到了骨子里去。

“阿诚哥,我二嫂好不好看啊,什么时候带家里。”明台幸灾乐祸般凑到明诚身边,笑得一看就欠揍。

明诚不耐烦把视线从手里的书上转移到家里小少爷的身上,不耐烦瞪了他一眼:“去去去,什么二嫂,小孩子别乱说话。”

“那你倒是别约人看电影啊,我都看见了。”明台用手指指了指眼睛示意。

“那是……”明诚下意识想要解释,可又觉着对着明台没有解释的必要,不禁挥挥手,“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没意思。”见套不到话,明台自觉无趣又躺倒在了沙发上,用手扔起了一边的花生,然后用嘴来接,可谓无聊至极。

刚巧明楼过来看见了这一幕,走上前没好气用膝盖碰了碰明台:“你小子我看是太闲,还是把你仍到学校去比较好。”

刚才明台与明诚的对话他都听见了,胸口憋了一口气,忍不住就想要拿人出气,而这个出气对象,毫不意外就是这位游手好闲的小少爷。

“学校现在正在放假。”明台对明楼的威胁无动于衷。

“为了你下学期的绩点,你也该学习点别星球的语言了。”明楼笑笑,“我看语言学校就不错,去报个班,我给你出钱。”

明台瞬间惊悚,站起来抓了衣服就开始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道:“我想起我约了曼丽吃饭,大哥阿诚哥我去了!让女孩子久等可不好!”就在要跑出大门时,明台顿住了脚步,调皮回头,“还有,大哥,你的钱不是都阿诚哥给你管着吗,你哪里有钱给我报名。”说完这句,不等明楼发怒,撒丫已不见人。

“大哥,你真有钱?”明诚笑咪咪问明楼。

明楼看着眼前的人,大呼冤枉,自己哪个月的工资不是直接进的明诚的账户,就连自己想要出门吃顿草头圈子红烧肉都得问明诚要钱。

明楼刚想解释,可一想到刚听到的明诚与明台的对话,又一阵压火,一想到明诚与那个金老师出双入对还去看了电影就更是憋闷得难受。

一阵呕感涌现,明楼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就在明诚的面前转身也跑开了,他可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吐出花瓣。

虽然他希望阿诚能够是他的,能够只是他的,能够陪在他的身边一辈子。

可他不能那么自私,更不能因为这个莫名出现的病症就绑住明诚。

他要的是明诚能够有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利,他要的是明诚人和心的自由。因为他除了爱着这个人外,他更是这个人的大哥。

明楼快步走到房间的拐角,再也憋不住,火红的花瓣自嘴里而出,红色像火,燃起了热烈的火焰。

明楼看着花瓣,神色复杂。

他不知道的是,明诚此刻的心情并不比他简单,久久望着明楼突然不发一言离开的方向,最后叹出了一口气。


04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明诚也不知道。

只是等自己明白这份感情是什么的时候,明楼已经占据了他的整个视线。

那是他仰慕尊重的人,是他的大哥、老师、更是上司和并肩的战友,他们有过太多太多共同的回忆,而在所有的记忆里,那些重要的决定,那些重要的事,都有明楼存在的身影。

小的时候,明楼是他的兄长,是他的老师,照顾而又引领着他。

长大后,明楼成为他的好友,也是并肩的伙伴。

明诚花了几乎全部的精力,才终于站到了明楼的身边,能够作为他的战友而存在。他们一起穿越星际,为了守护家园而穿越几千几万光年,只为把侵略的外星部族打退。

他们还一起看过银河的璀璨,看过卡萨星的七彩冰川,看过凯瑟星的瀑布倒流,也一起欣赏过日出一线……

太多太多的美好都一起经历。

明诚原本以为他与明楼是心意相通,哪怕没有说出那句话,依旧能够相伴一生。他从来求的也不过是能够陪伴明楼一生,参与他的所有重要时刻。

可这次大姐意外安排的相亲,却让明诚对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明楼居然对他要去相亲的事不发一言,甚至让他好好表现。
明诚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而明楼这些天对他的态度更是让他火大,他的大哥在躲着他,然后成全他与金小姐。

还有一件事也让明诚感到奇怪,明楼最近似乎又在重操旧业,玩起了变玫瑰花这样老套的戏法。别问他为什么如此猜测,那时不时出现在明楼房间里的玫瑰花瓣还需要他猜测嘛。

哦,忘了提一点,他家大哥曾经的初恋汪曼春小姐近日快要自凯撒星返程。

明诚微笑了起来。


05
到底有什么方法能够控制自己在面对明诚的时候不表演现场吐花呢。

明楼翻遍了各种文献,也搜索了各种资料,无果。

一时间自诩学识渊博的明大长官也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他只不过想要好好同他的阿诚说几句话,怎么就那么难。

从症状发生到现在,不过也才几日,竟然病症已经发展到了看见明诚就忍不住想要吐花的地步,而今的明大长官已然不敢再与明诚进行更多的交流,他怕他一开口,花瓣就会噼里啪啦落一地。

真到了那时,他就是想要解释都难。

明楼愁啊,比面对外星大批敌军飞船还要愁。

而更让他愁的是,自己的小师妹汪曼春要回来了。


06
什么是修罗场,这就是修罗场。

带金老师出来吃饭的明诚遇见了恩师的面子不能不给必须得同小师妹吃这顿接风宴的明楼。

看见明诚与金老师,明楼心里又忍不住郁结起来,分分钟想要往外吐花瓣。

“大哥,汪姐,好巧。”明诚说这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脸上还要挂着乖巧的笑,可看在明楼眼里,在大冷的餐馆冷气中打了一个寒颤。

汪曼春倒是不怯生,冲着明诚和金老师露出一个好看的笑,挽住明楼的手臂,亲亲蜜蜜道:“呦。许久不见,阿诚都有女朋友了,很般配啊。”

明楼更气不顺了。

金老师微微一笑:“汪小姐说笑了,我跟阿诚哥只是朋友。”凭汪曼春平日的张扬做派,只要跟军部沾上点边的人士就没有不认识她的。

一顿寒暄后,四人最后……拼了桌。

整顿饭明诚吃得是食不下咽,还带着探究与担心,要知道明楼自从进门开始到现在就甚少开口说话,而且也不敢与自己对视。至于明楼,每时每刻不在抑制着自己吐花的冲动,也得亏了昔日在军部的那些训练,才让他的忍耐力比常人要强,竟生生忍住了。当然,与明诚对视,不敢不敢,他是万万不敢。


07
终于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明楼赶紧把汪曼春送回了家,然后自己一人在飞船里吐了个翻天覆地。

吐完后,明楼坐在一堆花瓣里苦笑了笑,他这怕是把前几天吐的花瓣量加起来又吐了一个够。

想到明诚与金老师并肩在一起的模样,明楼好不容易畅快了一些的心又开始下沉。

“呕……”

花瓣又落了。


08
明诚把金老师送回了家后就待在了自家的船库。

他在等明楼。

“我看你大哥也不是不在意你的,要不你还是同他说清楚吧。”金老师的话闪现在明诚的脑海里,这也是他做的决定。

是死是活,他这次都要把话同明楼说清楚了。

这么直白的说吧,看见明楼身边的汪曼春,他觉得扎眼。
而明诚会在船库等明楼的原因除了想要把话立刻说清楚,还因为他很担心明楼,从刚才一直担心到现在。

他的大哥沉默得像变了一个人。


09
明楼今天驾驶的飞船缓缓停在了明家的船库,明诚自飞船的灯下站了起来,他现在的心跳得飞快,就快要跳出胸腔了,他在等明楼自飞船上下来。

然而,他等了许久,也没等到明楼从飞船上下来,倒是飞船的探照灯熄了。

这不对,非常不对。

之前对明楼的担心忽然更加实感,明诚几乎没有想的就自己三两步踏上了飞船,然后输入密码进入了船舱内。

一进船舱,满目的红色玫瑰花瓣让他停住了脚步,而他的大哥,正坐在玫瑰花瓣的中间闭着眼睛,仿佛在克制着什么。

人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累。

确认了这一点,明诚突然就很难过,同时伴随着的是怒气。

刚送了汪曼春的飞船上出现了这么多的红色玫瑰花瓣,不用想也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因为明白,那些红色就烧入了明诚的眼眸,一向天塌下来也不会哭的成年男子红了眼睛。

大概是感受到了动静,明楼睁开眼睛看了过来,这一看,看见的就是明诚眼眶里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掉,啪嗒吧嗒,跟掉金豆子一样。

明楼顿时慌了,站起身想要看个究竟,他的阿诚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哭过了。

明诚却伸手阻止了明楼的动作,他抬手抹了一把眼泪,眼睛被擦得更红了,跟个可怜的小动物似的:“大哥,你别过来,有些话也许我现在说已经迟了,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明楼遵从明诚的意愿,没有再上前,站在原地认真听明诚开口,心揪成了一团,是什么让他的阿诚这样难过。

“从小你就是我最仰慕和尊敬的对象,你对我来说,就是光一样的存在,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跌进了怎样的黑暗,你都会照亮我的。后来我只想追随你的脚步而行,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追上了你的脚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这样站在你的身边,我原本真的是这样以为的……但现在我发现也许是我错了。可我一点都不后悔。大哥你知道吗,自始至终,我的目光都只看向你一个人,只有你一个。”

明诚说着弯了弯唇角,眼里的泪依旧没有停地掉。

“你不要把我往外推,就让我跟在你的身边,哪怕只是一个弟弟,一个下属也好,哪怕今后你遇见了那个想要共度余生的人。好不好,大哥。哥哥,好不好?”

明诚最后几个字落在明楼心尖上,是要把人的心都搅碎了。

他的傻阿诚。

明楼此刻只想去到人的身边,然后把这个傻子紧紧搂在怀里安慰。就像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遇见打雷夜独自咬着被角,被自己发现后,抱到怀里拍着他的后背哄他入眠一样。

明楼走了过去,在明诚红得跟兔子眼睛似的眼睛的凝视下。

“不好,阿诚。”明楼开口了,回答了明诚的问题,红色的玫瑰花瓣从他的嘴唇间飞落下来,一股脑朝着明诚所站的方向飘去。

明诚一下就呆住了,也顾不得明楼的回复了,紧张上前着急道:“大哥你怎么了,大哥你没事吧!”

明楼摇了摇头,在明诚焦急的目光中继续说道:“别紧张,我没事,不过就是‘吐花症’而已。”花瓣依旧不停飞出,朝着明诚。

“吐花症?”

“阿诚,我不要你只是一个弟弟,只是一个下属,你还是我的学生,我并肩的同志,还是我明楼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明诚因为明楼的话呆住,嘴唇动了动:“大哥……”

“所以,你还想看我吐多久的花瓣?”明楼歪头问明诚,唇边的笑容温暖。

明诚傻笑起来,几乎是饿狼扑食一样扑向了明楼,啃上了眼前人的嘴唇,明楼的嘴唇柔软而温润。

他们就那么站在满飞船的玫瑰花瓣中间接了一个长长的吻,鼻息相抵,唇齿相依,一如他们的关系。

明楼咬住明诚的唇笑了,这是他没有想过的结局,却是最好的结局。

明楼最后吐出了一朵完整的玫瑰花,他把那朵花送给了明诚,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自此痊愈。


10
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明大长官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
“所以你跟金老师出去‘约会’只是因为有学术问题要探讨?”
“不然呢?”明诚翻出一个白眼,满心满眼都是你,又怎么可能会再看见别人。

又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阿诚突然玩笑着可惜地摇头。
“大哥你怎么就不继续吐花了呢,不然我们还可以拿去卖。”
明楼伸手戳他的额头,笑骂道:“小财迷。”

再又某个无风又无雨的午后,明大长官被明镜赶去了小祠堂罚跪,至于理由嘛——你跟阿诚互通心意却瞒着我这个做姐姐的,还害我替阿诚张罗了这么久的相亲!明楼啊明楼,你长本身了!是不是看我这个姐姐做恶人,棒打鸳鸯很高兴!你给我去小祠堂跪着!阿诚你不准求情!
明镜的火气蹭蹭蹭向上冒,就连明台在一边也不敢搭腔。
明诚看看姐姐,又看看明台,最后与明大长官对上眼,明楼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来,阿诚差点没绷住笑出声。
好在一切都皆大欢喜,没有比这更好的事。


11
明诚和明楼的假期即将结束,他们的下个任务是去梦境星做为期半年的巡逻,据说那里有全宇宙最美的星星,仿若梦境一般美丽。

那是下一段的旅程。

不管去到哪里,他们总会常伴在彼此身边,穿越任何宇宙。

【FIN】

不知道这算没算赶上周年庆的尾巴,至少这算是第四年的开头吧。
一篇欢乐又沙雕的文送给大家。
不知道我还能给大家写多久的文,但至少此刻我还在。
谢谢遇见楼诚,谢谢遇见大家,也谢谢所有一起努力的人,我们三岁啦!是大宝宝了!
本来准备了好多话,结果真到这时候又不知道说什么了,你蓝总是干这种事hhhhh
不过没关系,有他们和你们就够了❤
就像文的最后写的,他们将去的星球如梦境般美丽,有他们在就是最好的梦境,而不管任何宇宙,他们都将常伴彼此。

谢谢又陪了他们一年,也陪了我一年的你们
爱你们❤

愿大家喜欢这篇有些沙雕的文!

老规矩,喜欢的请留个爪。

(´-ωก`)晚安,周末快落!
第四年好。







评论(18)
热度(159)
201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