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幽的小尾巴:)

0062X0206❤

【楼诚衍生/谭赵】一别少年 29

食用说明:

一切如旧

请放下刀子收看

食用愉快:-D

=======

事情的发酵在这个信息互联网的时代几乎成为光速,赵医生整个上午莫名收到了许多投向他的探究目光,那些目光或是小心翼翼,或是带着恶意,甚至还有带着愤怒的。

赵启平只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到他被院长叫进了办公室,他总算明白那些目光的原因是什么。

赵启平气得整个人开始发抖。

他怎么敢。

那个人怎么敢。

《想要回女儿怎么那么难!——一位老父亲的独白》,标黑加粗的标题刺痛了赵启平的眼睛,越往后面看,越是呼吸急促。

“启平,能解释一下吗?”

这篇文章虽然还没有指名道姓,但神通广大的网友总能够挖到一切,赵启平和他处的职业以及所在的医院已经尽数被挖了出来。

赵启平深深呼吸了一口,极力把那股火给压回了胸膛:“兜兜是我的女儿。”

“那怎么……”院长皱眉。

“这人是个混蛋。”赵启平捏紧了拳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怕放开手掌,会忍不住去打人。

赵启平把赵祈的身世同院长说了,末了蹙眉问,“这样的生父,我又怎么能够把丫头交给他,让他们相认。”

院长听完长时间沉默了,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医院骨科的赵副主任是个单亲爸爸,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却不想赵启平的单亲是这样来的。眼前的赵医生身影莫名伟岸起来。

“情况我知道了,医院暂时不会对此事进行过问,但还是希望你能够尽快处理好,毕竟这样的事如果闹大了,对孩子也不好。”

“谢谢院长,给您添麻烦了。”赵启平对院长鞠了一躬。

“启平,辛苦了。”

+

安迪急急忙忙推开谭宗明办公室时,谭宗明刚刚结束了一场视频会议,他看着安迪微微笑起来:“安迪,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看这个。”安迪皱着眉把自己的手机递了出去,谭宗明一脸疑问接过来看,“刚才听见下面的小姑娘在讨论这事儿,我一看,就赶紧来告诉你了。”

谭宗明脸上的笑逐渐消失,一团火烧在胸口。他把手机还给了安迪,压抑着火气道:“谢谢你告诉我。”

“老谭……”安迪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谭宗明黑着一张脸了,顿时心慌。

谭宗明挥了挥手:“这事儿我会处理的。”

等到安迪离开了办公室,谭宗明沉思了片刻,给老严打过去电话:“给我约公关团队,私事儿。”

他谭宗明一路走过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既然王骏敢动他的家人,他势必会让那个男人付出代价。赵启平和丫头,他都要守住了。

做完这些,谭宗明给赵启平打过去电话,可惜没有人接,一声声的提示音,把人的心一声声沉入谷底。

谭宗明转而给赵启平发去了信息——启平,我在。下班我来接你。

发完信息,谭宗明就把手机泄愤一样扔到了桌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把自己的亲生孩子当做筹码,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不管这次王骏要什么,谭宗明都不打算再妥协。

谭宗明想要嘶吼,想要宣泄,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有一个人一定比他更加愤怒。

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要稳住了。

启平……

谭宗明在心底不停默念这个名字,止不住的担心。

他等不到赵启平下班了,现在、立刻、马上,他就要去到那人身边。

谭宗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犹豫的往外走。

外面的太阳很大,云朵也很大,遮住了阳光。

+

赵启平是在下了一台手术后看见的谭宗明未接来电和那条信息。

从最初的愤怒,到现在倒是平静了,反正无论过程如何,结果都是对兜兜的事他寸步不让。

况且该进行的工作还得进行,他的病人也在等着他,他得对他们负责,这是他的使命和职责。

赵启平都忍不住想要对自己讪笑,心理素质还真是强大。要知道现在网上把他十八代祖宗骂出来的都有。

而他的手机更是收到了一堆又一堆辱骂他的信息,有诅咒他去死的,也有诅咒他家人父母的,各式各样,那些赵启平骂不出口的脏话。

所以能够在一堆垃圾短信中还能发现谭宗明的信息,赵启平都觉得这绝对是真爱。

看,他现在还能自我打趣,情况还没糟到哪里去。

“赵医生,你别太难过,不管怎样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这些年你是怎么对兜兜的,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相信这件事肯定有隐情,不管怎样我们都支持你。”护士站的一位小护士被选做了科里护士的代表,专程来找到赵启平对他表示支持。

赵医生冲小护士展颜一笑,说了一声:“谢谢。”

等到小护士离开,赵启平揉了揉眉头,还是给谭宗明回拨过去了电话,电话几乎一秒被接听:“喂,宝宝。”

男人的声音想在耳边,夹杂着担忧和温柔,明明刚才还很强大的赵医生,一瞬间眼眶有些发酸。

谭宗明等了半天,没有等到赵启平的回声,隔着听筒,只能听见那人呼吸的声音,谭宗明心揪了起来,生疼。

“启平,我在。”

有这么个人在,又有何惧前路。况且他赵启平一向坦坦荡荡,对得起所有人。

不想谭宗明担心,赵启平调整了一下情绪,甚至唇角牵起了一个微笑,放松道:“老谭,我很好,没事儿,别担心。”

赵启平越是这样,谭宗明越难受,但他不能表露出来,他不能让赵启平再为他分神,于是也只能勾起唇角,像往常一样问他:“下班了吗?我来接你。”

“下了,你别来了,也不嫌路上堵得慌。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来停车场。”谭宗明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道。

赵启平愣了一下,无奈笑起来,心一阵柔软:“好,等我。”不再多说什么,赵启平收拾了东西就往停车场去了。
谭宗明果然已经等在那里,男人靠在车边,在看在赵启平出现时,伸出了双手。

一个拥抱,温暖的让人安心的拥抱,胜过了千言万语。

“今天怎么没开你的小黑豹?”在结束一个拥抱后,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停在身后的车问。

他以为谭宗明会开他的摩托出来,然后带他去兜风,就像之前每一次他心情不好时一样。

“我本来是这样想的,还想带你去拳馆,但我知道你现在最想的应该是回家看Pocket。”谭宗明笑笑应道,为赵启平打开了车门,“走吧,我送你回去。”

赵启平听谭宗明说,侧头看了一眼男人,果然这人懂他。

谭宗明开车把赵启平送到了家,他是很想上去的,但他知道这时候不是时候,只得在楼下与赵启平道别。

“有事给我电话。”谭宗明伸手捏了捏赵启平的手。

赵启平靠近亲吻他的唇角:“好。”

一直到赵启平消失在视野里,谭宗明才发动车子离开。

一打开门,赵祈听见动静已经扑了过来,赵启平蹲下身来,她就撞了赵启平一个满怀,她那双小鹿一样的圆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她亲赵启平的侧脸,抱着赵启平的脖子,脆生生道:“爸爸上班辛苦啦!”

赵启平把丫头紧紧搂入了怀着,眼睛又有些发酸。

没有人,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女儿,更没有人能够把他同赵祁分开。

+

赵启平联系了王骏见面聊,在这之前他先收到了谭宗明母亲的信息,约他见面。

这是半个月内第二次见到这位女士,谭妈妈依旧优雅而端庄,端端正正坐在咖啡厅的雅座上。

“我们又见面了。”谭宗明的母亲开口。

“您好。”赵启平恭恭敬敬打招呼。

“你似乎,没睡好?”看见赵启平眼眶上挂着的黑眼圈,谭妈妈微笑道。

“谢谢您的关心,遇见一点事儿,所以没有睡好。”

“是兜兜生父的事吧。”谭妈妈直接道,赵启平只剩苦笑:“您也知道了。”

“我是宗明的母亲,而你是他选择的人,你的事我自然会多关注。”谭妈妈无奈,“你要想我不关注你的事,除非你离开宗明。”

“阿姨,如果您今天约我出来还是为了说这个,那么我只能先离开,我一会儿还约了人谈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赵启平并不想同谭宗明的母亲在离不离开谭宗明的事上多做纠缠,他答应来见谭妈妈,完全是出于对这是谭宗明母亲的尊重。

“如果我说这件事我来替你摆平呢?”谭妈妈镇定道。

话一出,赵启平愣了愣,随即笑笑:“条件是离开谭宗明吗?”

“宗明和你女儿二选一,很公平。”

赵启平摇了摇头:“我想您搞错了,他们两对我来说从来就不是选择题。况且现在这件事,我自问没有任何的错,所以解决不过是时间问题。抱歉,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阿姨我们改天再叙。”

谭妈妈皱眉看着赵启平站起身,又对她鞠下一躬,然后头也不回走了,鬼使神差的,她冲着这个背影开口了:“你是赶着去见赵祈生父吧。不要答应他的任何条件,这种人骨子里的贪婪只会让他得寸进尺,你是填不满他的。”

赵启平的脚步一顿,他回头对谭妈妈扯动了一下唇角:“谢谢阿姨提醒。”

对赵启平,谭妈妈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谭妈妈手执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苦得女人皱了眉,她注视手里杯子良久,无可奈何般叹出气,希望一切都可以苦尽甘来罢。

【TBC】

请大家都放下刀子
一切为了美好明天
又是新一周开始了
加油鸭:-D

评论(18)
热度(197)
2018-09-03